英语的比重轻了,英语培训热是否降温?

  • A+
所属分类:媒体新安

         北京高考方案英语分值由原来的150分调整为100分,而江苏高考英语前段时间也有酝酿将换等级的说法;这一阶段,围绕英语怎么考试的话题让家长,特别是高中生家长特别不淡定,这英语考试到底将怎么变,而我们的孩子要适应这种变化,应当怎么提早作准备?而变化还引起了社会上很多人的疑问:今后英语的比重轻了,是否意味着学英语可以不必费那么大力气,由此英语培训市场是否降温?

         围绕这些困惑,本刊记者分别采访了本市一线老师、培训机构、学生家长,看看他们是如何解读这一变化的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一线教师及专家

           变化旨在强化英语作为交流工具的功能

          不是“无用”,是让英语变得更“有用”了

           市一中高三英语教师姚奕:

          针对这一变化,我们一线老师在办公室讨论蛮多,大家普遍认为这是在弱化英语作为考试科目的功能,而强化英语作为交流工具的功能。应该说大方向是好的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但也要防止从一个极端走到另外一个极端,比如有些英语学习有潜力的学生,因为考试地位的下降,就放松对自己的要求,而不能使潜力发挥。英语人才还是需要的,但是兴趣培养是关键。如果变成不重视英语了,那么这种人才就很难培养了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还有到大学也是需要学习英语的,如果高中的英语水平大大降低,那到大学会形成断层,难上加难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常州市英语学科教研员黄小燕:

           北京高考英语分值降低,小学一二年级取消英语课,江苏高考英语酝酿换等级,这一系列变化,是否会影响我市小学生学习英语的热情,从我们常州所处的地区来看,不会。我市属于沿海经济发达地区,家长对英语重要性的认同不会因此而减弱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个人认为,高考降低英语比重,对英语教学是好事,是还原英语作为语言的工具性,让英语从应试的误区中摆脱出来。以前我们的英语教学应试层面重了一些,而江苏高考从其变化路径来看,在慢慢调整,降低了语言知识考察的比重,突显了“语用”,即语言的应用能力。从这个意义来讲,高考英语分值的变化,不是让英语像外界所传闻的那样,变得无用了,而是让英语变得更有用了。

  

         培训机构

           注重应用能力的会胜出

          那些传统的应试类家教会受打击

          英孚教育常州校负责人:

          高考英语考试方式的改变对英孚教育的业务没有影响。英孚全球对这种改变感到欢欣鼓舞。因为从长远来看,这种变化对英孚教育的业务会有很大促进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原因:中国对以考试成绩为标杆的学生考核方式作出了方向性调整,分数不再是唯一标准。开始注重英语听力、口语、语言应用能力和学生个性,并尝试通过多种方式进行评估。英孚教育一直注重语言应用能力的培养,英孚认为有了好的语言环境和学习兴趣,将来孩子在考试、工作、生活上都会终身受益无穷。所以投资英语仍然是最保值的投资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我个人的观点:语言可以认为是孩子走路的腿;而考试只能算一种公共交通工具;交通工具可以在某个时段带孩子到达某个地方,但孩子一辈子也离不开腿。

  

           昂立教育常州校苏进校长:

           我关注了最近北京中考的新政策,英语从原来的120分降到100分,100分怎么考,北京中考作出重大调整,50分笔试,50分听力。从分值转化中,我体验到英语改革的风向是考试越来越能力化,试图首先从听力上去突破改变原先的哑巴英语现象。从以前的英语学习重“读、写”上,现在转向“听、说”的语言本质。

          听力培养需从小下功夫,只有建立在大规模的听的基础上,你才能具备能力。这在英语新课标中也有所体现,新课程要求一分钟听120个词,是对初中生的要求,以前我们读大一时才有这个要求,这对孩子来说,英语学习的要求不是降低,而是整体难度提升了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这一转变,与我们很契合,我们一直强调全英文课堂。所以我认为这是个利好,我们认为注重能力培养的机构会在这一变化中胜出,甚至得到一个机遇式发展,而相反那些一对一,传统的应试类家教会受到打击。像有的作坊式的家教老师,只针对考的内容练和背,以前分数是会有上升,新变化下可能就没有用武之地了。学生依靠以前的死做题没有多少用了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学生家长

           英语作为技能,学到了是他自己的

           不会因为考试占比下降就放松要求

           上初一的任翼帆今年刚上昂立外语培训班。任妈妈说是因为孩子自己对英语比较感兴趣,“孩子自己想学,我们家长当然支持。”而高考方案英语上的变化,任妈妈持开放态度。“英语本身是一门应该口语化的技能,学到了就是自己的,我们不会因为在高考中比重下降就不鼓励他去学习英语。而且英语在以后工作生活中还是有用的,那时要用到不是还得去学嘛。”

           从事外贸工作的周女士两个孩子都是英孚常州校的老学员,儿子从3岁就开始学英语,女儿现在五年级,英语级别却已达到了初二水平。两个孩子都是上海户口,她说上海的英语从一年级就开设,有的幼儿园也开,所以她不想让孩子们等到三年级才开始学英语。还有一个因素是,常州这边的功课还是有点压力的,她担心到了三年级再学英语,让孩子把对英语的感觉等同于语数,提前学,可以让他们先对这门语言产生兴趣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经常出差国外的周女士表示,英语现在你在家门口似乎感觉不到必要性,可是一出门就不一样了,它是一门生存技能。我本来就不是因为学校考试要求而让孩子在外学英语的。王舒 王芳

           北京小学一二年级取消英语课

           本市小学少数学校一二年级设校本英语

           侧重口语与兴趣培养

           北京小学一二年级取消英语课

           本市小学少数学校一二年级设校本英语(组二)

           侧重口语与兴趣培养

           近日,北京市教委提出改进英语教学的措施,小学一、二年级不再开设英语类的相关课程,今后北京将从小学三年级开始“零起点”开设外语课。北京的小学英语课程改革,对常州小学英语教学会有什么影响?

           在常州市教科院小学英语教研员黄小燕的印象里,现在常州一、二年级开设英语课的学校不多,分布在一些民办学校,如武进的星辰实验学校、清英外国语学校,本市以英语为特色的公办学校,如常州市浦前中心小学,来自晚报家长QQ群的爆料,新北区圩塘中心小学一、二年级也开设英语口语课。教材多为自选。我市小学生普遍从三年级开始开设英语国家课程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常州几所一、二年级开设英语口语课的英语老师表示,其实我们的口语课更多是偏向生活中的英语,让孩子在游戏中说英语,不作考试要求,不过英语改革的风向在新课标里已突显,更关注英语作为语言的工具性与人文性,对三至六年级的英语教学将起到引领作用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不让孩子过早接触字母

           生活中的英语说错了不要紧

           常州浦前中心小学的孩子一年级开始上英语课,曾经一周两节,目前为一周一节。分管英语教学的副校长吴珍霞说,有些人担心一年级的孩子学英语,会跟拼音混淆,我们实践下来倒用不着为此担忧。因为一年级的英语,刚开始是不教孩子字母的,更多是通过做游戏等让孩子接触英语口语,让他们体验一门新的语言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本周二,市教科院、区教师发展中心至浦小联合教研,执教一(3)班英语口语的王婧老师刚好向专家开了一堂课。这堂课前后设计穿插了五六个游戏,比如,“比比谁的反应快”,“发口令,做动作”,有时是教师根据情境表演,让同学猜,有时是A学生说单词,让B同学表演动作对不对,课堂参与性极强。课上,draw这个单词,有同学作跳(jump)的动作,立刻招来更多同学更正,踊跃起来表演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评课老师笑言,教这个课的老师真辛苦,得会蹦会跳会唱歌,一堂课使尽浑身解数让孩子保持持续的热情。而王婧说,辛苦归辛苦,但是一二年级的孩子也有优势,就是他们敢于表达,不管有没有错,他们都很积极,这对英语口语帮助很大。孩子们喜欢上这个课情感不加掩饰,她经过教室,孩子们看到她会全上来抱住她。今年是王婧老师在浦小教英语的第十年,她说刚来的前两年口语课是部分班级开,后来就一直全年级开了。口语课选用的教材,目前是上海版牛津英语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“零起点”开设外语课,

           在目前的环境下不现实

           浦前中心小学的英语学习,从外部环境来看并不是太好,学生多为新市民子女,但学校英语师资及教研实力强是不争的事实,学校目前有6名在岗英语老师,校长缪亚芬透露,当天的联合教研后,学校正在探讨,兼顾学龄低的孩子的专注力,是否由目前的一周一节40分钟的课调整为一周2节,每节课20分钟的小课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北京小学取消一、二年级英语课,三年级起“零起点”开设英语课,这个“零起点”,老师们的感觉是,不太现实,因为现在的孩子所处的环境不像以前,在生活中对英语早有接触,比如游戏中会接触到,大量引进的动画片里会接触到,生活中与老外也有接触,有的家长看重英语,幼儿园早早就报了班。要说“零起点”,难。
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王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以上内容来自:常州晚报